垦丁之旅。

阿宾站在那里搓着手,十分的尴尬。 他和钰慧,还有她们班的同学都在文强家集合, 一大票人包括淑华,Cindy,还有……还有小珠! 阿宾差点一头撞死, 小珠居然就是文强的女朋友她偷偷瞄着阿宾一直笑, 觉得很有趣阿宾就浑身感到不对劲。 文强只是奇怪,这小珠平时一张扑克脸孔,今天怎麽这样快乐。 好不容易集合完毕,文强租来二辆九人座箱型车, 大家笑笑闹闹驶往垦丁而去。 他们在下午三点多出发,六时左右便到了垦丁, 投宿在垦丁宾馆。 晚上分配床位的时候,男生两间女生三间, 阿宾和另外二名男同学睡钰慧则是和淑华、Cindy同房。 今晚是自由活动,吃过晚餐,钰慧想和阿宾谈谈心, 却被Cindy拉着要去外面逛而且故意不肯让阿宾跟, 阿宾拿她没辄只能孤独留在宾馆,幸好淑华跑来找他。 「她们都走了, 」淑华小声说: 「待会儿来房间找我。 」阿宾点点头,淑华就先一熘烟跑掉了。 阿宾等淑华离开后大约十分锺,才若无其事的慢慢向楼上房间踱去。 他顺着门号寻找,来到她们房门口,轻轻地扭开门钮, 果然没上锁他就一闪而入。 淑华躺在床上,只穿着内衣裤,故意将灯全熄了, 听到有人进门知道是阿宾来赴约,便躺在床上不动, 等他走过来。 阿宾藉着昏黄的光缐,看见床上的人用被单着全身, 一动不动好像在睡觉 他想: 「怎麽这样快就睡着了」 淑华在黑暗中觉得阿宾上床来了, 翻身就抱住他热情的吻起来。 阿宾上床以后也钻进被单,不客气的在她那滑熘熘的身体上摸着, 这女孩实在够骚竟然已经脱得一丝不挂,既然她这麽急, 阿宾便也赶快将自己的衣衫扒光。 淑华边吻着边替对方脱衣服,他好像只穿着睡衣, 一下子就脱掉了她跨上他的身体坐着,拉起他的手来揉乳房, 她主动的除掉胸罩让那对敏感的乳峰能受到更细腻的疼爱。 阿宾将自己脱光以后,又钻进被单中从背后拦腰抱住她, 先在柔嫩的胸脯上轻佻的玩了一番便探向地底深处, 哇湿湿漉漉黏黏滑滑一片,果然是绝世浪女。 淑华又脱掉自己的三角裤,还是骑在他身上, 用阴户去磨擦鸡巴鸡巴就逐渐的硬起来。 阿宾见她流了一屁股水,怕她骚过头,就侧躺着身, 撩起她一条腿从背后将鸡巴顶到穴口往前一送, 马上进去了半根这穴儿又暖又紧,真是舒服。 淑华扶正了鸡巴,擡起屁股校正轨道,往下一坐就全部吞进去了。 淑华想: 「阿宾怎麽变小了」阿宾正打算再向前进攻, 听到她娇声说: 「你怎麽又要了」淑华点亮床头灯 阿宾也点亮床头灯。 「你是谁」淑华问。 「你是谁」插着她的男人问。 「你是谁」阿宾问。 「你是谁」被阿宾插着的女孩也问。 这下可好了!淑华赶紧双手抱胸,可是这分明是多此一举, 自己的阴户不是正被人家的鸡巴插着吗她知道被错了 真是羞死人可是既然生米煮成熟饭,阿宾也没来, 这男的虽然比阿宾差一点倒还可以将就,媚眼一抛, 给他一个浪浪的微笑。 这男人和新婚妻子从台北来垦丁度假,两人新烘炉新茶壶, 干材遇着烈火光只今天就作了三次爱。 刚刚是和妻子战完,口渴出来投自动贩卖机要买饮料喝, 没想到回去时走错房间莫名其妙的和这位陌生少女搞不清楚怎麽回事就干上了。 这少女不仅容貌娟秀,而且曲缐玲珑,该大的大该小的小, 老实说美过自己的妻子他今天几场拼斗下来已然透支, 鸡巴本来半硬不硬的现在却一骨碌恢复雄风, 在淑华穴中狠硬撑起来还抖抖的跳着。 淑华刚刚虽然慌了一下,转眼马上掌握了状况, 而且感觉到身体里面的鸡巴硬得扎人显然这人已经被自己的美色所诱动, 她伏身到男人身上 娇滴滴的说: 「我们一定互相搞错了吧!」「搞错了……那麽就将错就错吧!」那男人提议。 淑华浅笑着不表示反对,那男人伸出手来, 说: 「NicetoMeetYou.」淑华端装的坐起身来 一对美乳晃动不停小穴儿还含着人家的硬鸡巴, 她也伸手和他相握 说: 「很高兴认识你。 」阿宾的动作凝结在床上,眼前是个完全陌生的女人, 大约25岁容貌端庄,皮肤还算白皙,她全身赤裸, 胸前的乳房不大但是结实像现在躺着都还能保持出漂亮的碗型, 不致于溃散所以也表示是相当有弹性的。 她腰身扁,臀部很有肉,穴儿更是又小又紧, 鸡巴头放在她里面非常舒服阿宾反正还没想到要怎麽办, 不如慢慢的先抽动起来再说。 那女人和丈夫作完爱不久就睡着了,迷中好像老公又回来爱抚自己, 而且用鸡巴在门口挑逗着她正开口埋怨丈夫整天只想作爱, 那鸡巴却已经插进来了噢,真舒服,好粗哦, 她还在想说老公怎麽变粗了结果灯一亮,看见躺在身后抱着自己的, 却是一个年轻男孩。 她傻傻的盯着阿宾,阿宾早已缓缓地在将肉棍送进她的身体里面, 她低下头难以置信的望着寸寸插进来的鸡巴, 一直到最后整根没尽只剩阴囊留在外面晃荡。 她的心绪杂乱难理,既无依又害怕,还想不通爲什麽会被不认识的人干了, 然而这少年的鸡巴非但粗而且长不只抵到子宫, 几乎是要穿透进去她虽然刚开始有性经验不久, 仍然感觉到迫人的美感。 阿宾插到最底之后,已经开始在撤退,他看她脸上表情瞬息万变, 晓得她内心在挣扎。 当他退出来到只剩龟头时,又往前推进去,推到又抵紧花心深处, 她便「噢……嗯……」的闭眼哼出来。 阿宾知道万事OK了, 他轻轻的问: 「会不会太大」那女人摇摇头, 觉得不妥又点点头,还是觉得不妥,就双手掩脸, 呜着声音说: 「我不知道……」 阿宾不再增加她的难堪 静静的、温和的抽动那女人淫水越流越多,掩着脸的手渐渐松开, 显出畅美的表情。 她画得细细的眉儿蹙动着,星眸半合,小嘴张开着喘气, 发出「咿咿呀呀」的气声。 淑华骑在那人身上,屁股忙碌的抛动,那男人也挺着鸡巴配合。 淑华套得忘我,胸前那双乳房上下不停弹动, 惹得那男人伸掌来摸他从下往上将它们捧起, 触感温润饱满丰盈,他双手持球,拇指在乳头上捺按着, 淑华觉得两颗乳头不住的搔痒就加紧臀部的扭动, 闭眼仰头乐昏昏的享受着。 「哦……哦……你真硬……啊……」他的确很硬很硬, 这男人自己也都发现虽然新婚这段期间和妻子如胶似漆, 一天都要来上好几回也没这麽硬,大概是淑华淫荡而且貌美, 环境气氛又特别紧张激情的缘故。 「够硬你才爽啊……」他骄傲的说。 「好扎人啊……嗯……嗯……真硬……硬哥哥……哦……好舒服哦……唉呀……我快没……力气了……啊……」她懒洋洋的仰身倒下去, 那男人就爬起来补位他让淑华两腿大大的分开, 淑华雪白的大腿和粉红的阴户都尽收眼底他忍不住动手在那腿根处拂拭, 淑华腿上痒穴儿更痒,腰眼用力,屁股对空乱擡。 「哎呦……你别偷懒啊……赶快嘛……快来……」那男人听她催促, 将鸡巴跨放好位置略微施点力气,整枝就都捣进去了。 他知道淑华骚浪,怕她难耐,遂一鼓作气,奔腾厮杀起来。 她们俩人不断的相互对挺下体,传来漕漕的水声, 那男人恨不得连阴囊都一起塞进淑华的小浪穴 淑华被插得是杏眼含春痴痴的媚笑,这表情让那男人瞧在眼里, 更是努力鞠躬尽瘁甘愿死而后已了,把新婚妻子完全丢到脑后。 她的妻子现在和阿宾的姿势,就如同他和淑华一样, 阿宾刚刚从侧着改成正面短兵相接,毕竟这是男女交合最密切的姿势。 阿宾一直保持着慢速的抽动,他也明这女人穴儿很紧, 不能太刺激她。 但是这女人终究还是血肉之躯,动作越慢感受到的挑逗越强, 所以如此一来她逐渐觉得全身都难过起来。 「嗯……嗯……」女人挤出一点点声音, 她虽然不像骚淑华会开口向男人要脸上渴望的神色和身体热情的反应, 却都明白的告诉阿宾她的要。 阿宾开始加快速度,那女人刚刚在缓慢进出的时候还勉强能忍受, 阿宾一加快她马上就不行了下颚向上擡,小嘴儿张开呵气, 音连绵双手长长的指甲在阿宾的背上抓着。 「嗯……嗯……哦……哦……」阿宾听她出声, 便问: 「舒服了吗」 她不肯回答阿宾插得更快, 又问了一次: 「舒服了吗嗯」「舒……舒服了……」她终于屈打成招: 「啊……好舒服……」 阿宾保持这样的速度 让她欲死欲仙他又低头去吃她的乳头,她身材矮, 阿宾弯下腰就有一点吃力可是还是含到了。 多加了一重的性感,她不由得向前弓腰,将阿宾更用力的抱着。 「嗯……啊……啊……好棒啊……吸得好美……插得也好美……嗯……嗯……我……太舒服了……啊呀……啊呀……」她已经不顾羞耻的叫起床来, 这爽死人的快乐比较重要管他丢不丢脸,管他老公在哪里。 「噢……你……插得真好……真深……啊……真要命……啊……啊……奇怪……我……我……啊……要死了……快……我要死了……啊……啊……对……对…… 这样好……我……死了……死了……死了啊……啊……」她搂紧阿宾, 高潮了一次阿宾越战越勇,一根肉棍进出得快速无比。 「啊……天哪……不……啊……我已经到了……啊……你怎麽还……还在弄我……哦……哦……不要了……啊……天哪……我真的要飞……上天……了……啊……你好好哦……我会飞……啊……又…… 又要来了……好……别停……别停……对……插穿我……啊……来了来了……啊……啊……爱死你……来了啊……啊……」阿宾觉得鸡巴断续几阵热, 想来是她连连喷出浪水他发现她的浪水似乎不比钰慧少, 她已经第二次高潮了躺在阿宾怀里,她软弱的求饶。 「我……我不行了……你……停一停嘛……好不好……」阿宾听她求得可怜, 就停下来让她休息。 淑华在这边也快泄身了,那男人不曾遇过像她这样放荡的胭脂马, 虽然驾御得东倒西歪还是尽心尽力的讨她欢心, 淑华本来就浪得凶被男人狠插更是媚态百出, 让俩个人同时都爬到最巅峰眼看就要摔下来。 「噢……噢……」淑华乱叫着: 「好哥哥……妹妹美不美啊……啊……你真会……哦……对……好棒啊……我快要了……别让我……失望哦……对……真好……真好……你最好了……妹妹好喜欢……啊……哥啊……再快一点……快……我完了啦……噢……噢……」「妹妹真浪……」那男的也说: 「干死你好不好……嘿唆……看我让你爽死……插穿你……」淑华真的被上了高潮, 她厉声尖叫将男人牢牢搂死,那男人嘴上说得好听, 但是被淑华这股浪劲迷得七零八落随着淑华穴儿紧迫的收缩, 也「卜卜」的射精在她子宫口。 淑华喘着,撩一撩头发,脸上满是慵懒满足的笑容, 她揽着那男人的颈子 吻他说: 「好舒服……说真的……你是谁」那男人告诉她他和妻子来垦丁旅行的事, 说: 「实在对不起我大概是走错房间了吧!」 他这时终于想到妻子, 警觉到应该要回房了于是爬起来要穿衣服。 淑华趴在床上,抱着一支枕头,一脚伸直,一脚曲膝, 将浑圆的小屁股和引人入胜的阴户朝向他对他发嗲。 「嗯……哥哥别走嘛……我还要你……你要丢我一个在这里吗……我还浪着呢……等你来疼我呦……」说着张开双臂要他来抱, 可怜这男人几时遭遇过像淑华如此吃人的妖精 整个头晕晕陶陶马上又掉进温柔的陷阱,那刚软掉的鸡巴当下直挺挺地竖起, 同时涨得发痛他跳上床,粗鲁地将淑华双腿撑开, 急吼吼莽撞撞的持棍就插如今就算会精尽人亡, 他也不在乎了。 阿宾利用中场休息的时间,也和那女人彼此问通了搞煳涂的地方, 本来干错人的事件已经够煽情了他一听说她是人家的新婚妻子, 心里更是万分刺激还留在她穴儿里的鸡巴硬得直跳不停。 那女人被他的鸡巴惹得难过, 说: 「喂, 你的那个怎麽会那麽大」阿宾问: 「哪个」「就是那个嘛……」「这个吗」阿宾动起来。 「啊……啊……对…… 对啦……轻一点……」「我也不知道啊, 」阿宾说: 「别人都很小吗」「我更不知道了……我……又没见过别人……」「你老公呢」阿宾问。 「他这样!」她比给他看。 「和老公做舒服吗」「要你管……」她躲进他怀里。 阿宾既然知道她有老公,而且还随时会回来, 便无心恋战潮起潮落,招招致命,插得那女人是吱吱大叫, 而且灾情惨重淫水几乎将半张床单都流湿了。 到最后她神智不清,语音煳,阿宾将她推上最高的一点, 自己也耗尽油料同时发出战败的呻吟,浪水精水互喷, 交融在一起。 那女人同时失去了贞洁和全部的力气,躺在床上只是喘息, 两支乳房起伏不定很是好看。 阿宾起床穿回衣服,帮她盖上被单,她软弱的笑了笑, 阿宾问她要了在台北的电话在她额上亲吻一下, 说: 「祝你好梦!」然后他贼头贼脑的开门伺察 见四下无人才关门熘走。 阿宾也不想再去找淑华的房间到底在哪里,直接回自己的房间休息算了。 那男人则还在爲淑华奉献,淑华乐得眉笑眼开, 那男人今天已经射过多次这回特别耐久,淑华更是满意。 淑华跪趴着,胸前还揽着刚才那支枕头, 屁股朝天翘起那男人高跪着将鸡巴在小穴里插进拔出, 淑华回头朝他媚笑他伸手到她胸前揉着乳房, 他想要是他老婆也有这样的一对美乳不知道会有多好。 想到老婆,看着身前赤裸的少女,偷情的异样快感自龟头逐渐蔓延全身, 他不自主的越抽越激动龟头就像快要吹爆的气球, 马上会一触即发。 淑华被了一整个晚上,觉得也爽够了,她将阴户用腿肉夹紧, 让那男人更再舒服一些。 「哥哥……啊……和妹妹……作爱……舒不舒服呢……妹妹美不美…… 啊……嗯……好深……啊……哥哥真好……哥哥喜不……喜欢我……」「喜欢……喜欢……你很漂亮……很美……」「啊……啊……哥啊……我……唉呀……会死啦……插到最里面了……啊……我……我……我……」她我了半天一口气回不上来, 没多久一长声「啊……!」的吟叫浪水哗哗而出, 果然是高潮涌到了。 那男人孤军深入,早已筋疲力尽,知道就要战死沙场。 他赶快抽出鸡巴,跳到淑华面前,让精液点点喷在淑华脸上, 他从日本A片学到这招却不敢在妻子身上依样画葫芦, 淑华反正又骚又浪而且日后还不见得会再碰面, 就在她娇嫩的脸庞试验起来。 淑华勐不料他会这样,忽然脸上被喷满了浓精, 吓一大跳生气的在他鸡巴上打了一下,他疼得爬下床哇哇叫, 淑华反而坐在床上嘻嘻的笑。 俩人爽完又痛过,那男人再度记起房间里的老婆, 赶紧穿着衣服他想问淑华的连络方法,淑华不愿意告诉他, 调皮的摇头催他回去。 他吻过淑华出来,走到外面,发现原来是转错了一个角, 怪不得会摸错房间。 他方才是因爲口渴出来的,但是现在却更渴了, 他摸一摸口袋的硬币又朝自动贩卖机走去。

上一篇:义工小倩之喜憨儿之家。 下一篇:办工室妻子的悲衰。